写乐评。听歌。唠嗑。
这个lo以后主要发文了。子博客发同人,主博发原耽。闲着发歌。

内容皆原创,补药随意转出老福特。
欢迎到同名微博与网易云音乐账户上来找我玩*
主页GIF为乌克兰设计师Tony Pinkevich作品

光漏于树间,四季循序往复

本文为宇多田光新专辑中《真夏の通り雨》的衍生文,与现实中其余作品无关。

【强烈建议先打开对应歌曲再开始阅读本文。】


这个夏天,非常,非常热。热得我睡不着。

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工作,需要每天出去跑业绩,半天曝晒下来,衬衫就已经湿得不成样子。而每当实在捂得受不了时,我就会偷偷跑去便利店,买瓶乌龙茶“敦敦敦”地喝一半,然后等衬衫被冷气吹干后再离开。

同事站在树荫里,对我挥着手上的传单,示意我快点过去。我跑过去,眼睛被树叶间的阳光晃到,闭着眼说:“不好意思,我打个电话。”

“喂?醒了吗?早饭我放在在餐桌上了,洗衣机里的衣服你记得要晾出去啊,不要再每次我中午回去的时候,还闷在洗衣机里,就算用了芳香剂,还是会出味儿的。哎,我说了你也稍微听听,不要总是敷衍我。”


前辈们对我很好,这点不必担心。无论我出什么错,有点迟钝,时常笨手笨脚,或许会被念叨两句,但也经常会回来安慰我,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,好好做分内的事,勤劳一点就没问题。同事们还带我去吃烤串,好几次钢签子都差点戳破我的腮帮。

我很高兴,现在也不是一个人。今年才是第二年,虽然你说过想要攒钱换大一点的房子,我觉得可能要等点时间了。我们还年轻,吃点苦也没什么吧。况且我记得,你说过喜欢后院里的那几棵树,我查过了,有一棵是樟树。我们俩买过来种下的那棵银杏拔高了好多,你从前只要踮个脚尖就能碰到树梢,现在我也需要仰头才能看到树冠了。这个夏天它也还活着,只是一直不下雨,叶子都蔫了。

哎,你也不要一直坐在书桌前,我知道国考不容易,但一直盯着书也不好。偶尔给小乖喂点猫粮,或者早点起来,给花花草草洒洒水。我虽然七点不到就起了,但只有一点做早饭的时间,来不及照顾院子的。

水缸里的红鲤似乎也长大了。每次买了切片面包,你都不喜欢吃,最后都喂了鱼。在家的时候千万看好小乖,她喜欢伸爪子进去捞鱼,往往什么都捞不到还自己跌进缸里。最后捞出来的时候还只会惨兮兮地叫。

我觉得这样很好,你在家里看书,我出去赚钱,每天回来给你做菜烧饭,对了,下个月我们就买空调。不然夏天真的熬不过去。晚上睡觉的时候,毛巾盖着都碍事,腋窝,大腿上都是汗,躺在凉席上都黏得慌。

高中的时候,我们俩还抱在一起睡,大夏天的,也是这样,出了一身汗,小男生的汗味特别咸,你还抹一抹我的脑门,说把空调再调低两度就没事了。可两个人谁都不愿意翻身起来去拿遥控器,最后笑嘻嘻地互相骂着,我爸还以为两个人在吵架。

所以我忘不掉。你也一定还记得某一次拿了他们的啤酒,一边打游戏一边吹牛。我总是被你的吐槽分心,连输了十局。后来你累了,不肯再打了,酒也喝完了。我看着你微微闭着眼的样子,忍不住亲了亲你。

之后我就一动不动,生怕你下一秒甩一个巴掌上来。谢天谢地,过了一会儿,面红耳赤的你轻轻拉过我的手臂,放到了你的腰上。我和你的第一个吻,我第一次触碰到你的肚子,我第一次亲吻到你的后颈。

我有千言万语,也说不出一丝一毫你的可爱来。我哑然了,懵懂地,一声不吭地,完成了自己梦过了好多次的场景。你在笑,或许你也做过好多次一样的梦吧,我不好意思深究,就算你在我怀里喘息着,气息在我的耳畔摩擦着,我也一样犹豫过好多次,最终也没有问出来。

现在我很想问,非常想问,我喜欢你了这么久,你是不是也一样想和我在一起?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一样好奇,我有好多事情想要问你,这种心情都要从指间满溢出来,滴落进泥土里。


今天路过便利店的时候,我想起了五年前病床上的你。肺炎没什么大不了,你一直对我说,等病好了就一起去见你的爸妈,到时候他们一定不会再多说什么。你笑得很好看,因为你本来就很好看。我就这样信了,没再说过什么。

不过真没想到我也得了一样的病,你难受的时候我总是非常心疼。你说有的时候,轻轻一咳整个胸腔都会剧烈疼痛起来,就好像瞬间撕下来无数细碎的肉块。我也能感觉到了,偶尔喘不上气,我会想着在隔壁的你,抓过一边的氧气罩,努力吸进去。痛苦也罢煎熬也罢,只要把目光投向你的那一边,我就会慢慢忘掉这些经历。不过不是说你,你的事情我永远不会忘记。

后来,我的病终于好了。

我说过的,我永远不会忘,就算我醒过来的那一天下了阵雨,你讨厌的天气也是阵雨,我半夜被惊醒时总是能遇到雨,再也无法看到你也是因为雨。

雨季漫长,护士总是瞌睡,忘了给你关窗。


春天的我在做梦,秋天的我渐渐入睡,深冬中我只会长眠,梦中的你还在和我一起喝一杯红豆汤,说这味道不够甜。

而每到盛夏的雨季,我就醒过来了,活得无比清醒,完完全全记起了你早已离开的事实。

我知道的,你已经死了。


我起来倒了一杯水。墙上的时钟显示已经过了六点,淅沥的雨声时断时续,屋子里依旧昏暗。我想睡个回笼觉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

躺了多久,我记不得。小乖走过来喵喵叫着,让我起来给她添点食。我捂住了耳朵,想要回到梦境中去,因为那里依旧有着你最喜欢的花店,我看到你还在挑选康乃馨和雏菊。那么鲜明的梦好久不见,你的笑容也好久不见,短发还是健康的深棕色,最后一次见到你时,已经长到肩膀了。

它们披散着,和你一样没有气息。我不想记起来,但我承诺过。自此,每当我遇到雨天,我们的这个带着小小院落的房子里,就会只剩下我一个人。我宁愿回到阳光无比灿烂的夏日中,那时候你还枕着我的腿,偷偷把西瓜的汁水抹到我的裤角上。

我想要回到那个未来,那个以前我们一起期待过的未来,一遍,一遍,一遍,一遍对你表达自己的心意,告诉你我会一直等待你,就算我停留在原地了,被你嫌弃不再往前走了,我也会一直等着。虽然我也知道,你一定会用自己没什么气力的双手,把我往前推。

所以,你看,我也还在往前走着,你看啊。你看一眼好不好。

雨天的书桌前光线很差,我把台灯打开了。国考的题目我一道也看不懂,也不想去懂。不一会儿就乏了,离开了座位。我犹豫了好久,还是把灯关上了。你说过不要浪费电,雨天也经常心疼电费。现在没人用了,我却也总想要开着桌上的那盏灯。会被你骂的吧。


下午的时候,雨停了一会儿。我走到院子里去喂鱼,无所事事地站在树底下。银杏这几年一直在不断长高,好像比你在的时候还要快。我仔细看了一会儿,发现银杏抽出了新芽。我碰了碰它们,有点感慨。它们太脆弱,好像我用一点力气它们就会被撅断。

小乖在廊下叫唤着,似乎有人正在抚摸她。我回过头去,想象着你坐在地板上,轻轻梳理着她的毛发,接着抬头叫我:“马上又要下雨了,快进来。”

我觉得口有一点渴,进屋倒水喝。没过多久,雨势又渐渐转大。

抬眼望去,廊下的身影已经消失。院落中还有些亮光,我感到了一种沉落到心底的平静。没有人比我还要自由,也没有人能再对我造成伤害。而我却目送着你身影的离去,渐渐消散在雨中。

就如五年之前,我默默地站在你的病床头,看着长眠的你一样,却无法对你说一声,我的病已经好了。

你走了,我的病却好了。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56 )

© 六六六六六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