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乐评。听歌。唠嗑。
这个lo以后主要发文了。子博客发同人,主博发原耽。闲着发歌。

内容皆原创,补药随意转出老福特。
欢迎到同名微博与网易云音乐账户上来找我玩*
主页GIF为乌克兰设计师Tony Pinkevich作品

意中人

这篇带感

甜饼贩卖机仙女套:

【01】




今年的上海异常炎热,滚烫得像个火炉一般,听天气预报说已经到三十八度了。哪怕穿着短袖短裤,还是会热得难以忍受,恨不得让人赤身裸体走在路上才好。




韩铭的穿着成了上海交通大学里一道怪异的风景线。




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镜片略厚的黑色边框眼睛,上身穿着洗得发白的T恤,身下配着蓝白条的校裤,脚上的运动鞋破旧得已经掉皮,拖着的黑色行李箱四个角完全裂开。




在一群时髦的都市学生里,韩铭显得鹤立鸡群,这种鹤立鸡群将他衬得像个跳梁小丑。




每个和韩铭擦肩而过的学生,都会忍不住回头多看他几眼,谁都猜不透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,怎么还会有人打扮得那么老土,仿佛是个出土文物。烈日毫不留情地暴晒韩铭,粘腻的汗水滑过清秀的面庞,自卑的他低着头,不敢正眼去看身边的人。




韩铭来自遥远贫穷的山区,那里没有电视,没有手机,没有电脑,没有任何和外界联系的通讯工具,终日陪伴他的只有被翻烂的课本。那些从小锦衣华服的上海学生,恐怕做梦都不敢想没有手机和电脑的日子。




在韩铭的家乡没有正规的师资力量,只有一批又一批的支教老师。每次来到家乡支教的老师总会给他们讲些大城市的故事,韩铭最记忆犹新的便是有关上海的描述,老师说上海有数不清的高楼大厦,夜幕降临时会有无数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亮起,那是一个不夜之城。




带着对上海的无限憧憬,韩铭以第一名的成绩被上海交通大学金融系录取,并获得海舟奖学金。海舟奖学金是由投资银行家高海舟特别在交通大学设立的,每年只有一个名额,获得该奖学金的学生不仅学杂费全免,还能每个月领取基本生活费。




这个奖学金对韩铭来说就是救命稻草,如果没有这个奖学金,哪怕他被交通大学录取了,终日酗酒的父亲也不会同意他来念书。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好,在韩铭离家前她几乎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了。韩铭本想放弃念大学的机会留在家中照顾重病的母亲,但母亲听说他动了放弃读书的心思,气得心血倒流,直接吐了一地的血。




母亲对韩铭说,如果他放弃上大学,她就直接一头撞死在家里。韩铭妥协了,他哭着求母亲好好活下去。来上海的车费是母亲东奔西跑借来的,父亲得知此事大发雷霆,又要动手殴打重病的母亲。无奈之下,韩铭只得答应父亲等他拿到奖学金,会一分不少寄给家里。




韩铭拖着笨重的行李箱吭哧吭哧来到登记处报道,老师打量了他一眼,似笑非笑地问道:“哪个系,什么名字?”




“金、金融系。”韩铭双眸微垂,紧张得攥着手心,“韩铭。”




老师不耐烦地问道:“哪个铭?”




“铭记在心的……铭。”韩铭唯唯诺诺答道。




老师在搜索栏中输入韩铭的名字,随后打出一张表格让他签字。韩铭签完字,拿过宿舍的钥匙,正准备走,老师叫住了他:“韩铭,校长让你报道完后去见他。”




“校……长?”韩铭以为自己听错了,不由得反问。




老师以一种怪异又鄙夷的目光瞥了他一眼,唇角掺杂些许嘲讽:“没错,校长。”




韩铭木讷地点点头,问道:“老师,校长找我什么事??”




“我怎么会知道什么事?”老师见韩铭糯软好欺,口气变本加厉不善起来,“我是校长肚里的蛔虫吗?你去见了不就知道了?”




韩铭手足无措地弯腰道歉:“对不起……老师。”




从登记处出来后,韩铭直奔宿舍,四个人一间宿舍,他是第一个到的。幸好其他舍友还没到,他不擅长交际,见了面也不知道怎么打招呼才好,不如避开不见为好。




韩铭将破破烂烂的行李箱塞到床底,然后按照登记处老师的吩咐去见校长。只是学校那么大,他找个登记处就花了那么长时间,校长室到底该怎么走啊?




人来人往的校园街道里,韩铭可谓是得到回头率最高的学生了。他像个无头苍蝇一样闷头走路,一不留神拐进了一条林荫小道。等他回过神要离开时,看到不远处的石凳上坐着一个男生。




韩铭有些看呆了,他从未见过长得那么好看的人,仿佛活脱脱从课本中世外桃源里走出来的仙人。




男生似乎感受到韩铭呆滞的目光,他蹙了一下眉,合上看了一半的《百年孤独》,抬起头。韩铭的穿着令他差点笑出声,不过出于良好的家教他还是将笑意忍了回去,问道:“你有事?”




“啊……”韩铭慌张地后退了几步,“我、我……没事。”




男生挑了挑眉,猜测道:“你迷路了?”




韩铭猛地抬头,清澈透明的目光里透出惊色。




“看来我猜对了。”男生勾了勾唇角,“你要去哪里?”




韩铭结巴了半天才说完整:“校、校……校长……校长室。”




“校长室啊。”男生若有所思地拖长声音,“我认识。”




“真、真的吗?”韩铭有点激动,但他想到自己和对方又不认识,如果要求他带自己去校长室,是不是有点不太礼貌?




“何元青。”




韩铭怔在原地,似乎不明白何元青的意思。




“我叫何元青,你叫什名字?”




“韩铭,我叫韩铭……”韩铭想到刚才登记处老师的话,又着重加了一句,“铭记在心的……铭。”




何元青带着韩铭抄了学校的近路来到校长室,两人没来得及敲门,门忽然被打开。开门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校长。校长直接无视了韩铭,殷勤地走上前和何元青握手:“元青啊,你怎么有空过来?”




“我就是带个人过来。”何元青指了指站在一旁的韩铭,“他说要找校长室,我就带他过来了。”




校长满面笑容,完全无暇顾及韩铭:“何书记最近好吗?”




“我爸爸挺好的,谢谢您关心。”何元青似乎不打算与校长交谈有关父亲的事,又把话题转回韩铭身上,“他叫韩铭。”




校长忽然对韩铭来了兴趣:“你就是韩铭?”




韩铭一声不吭地点点头。




“元青啊,你要不要也进来坐坐,你高叔叔就在里面。”




何元青摇摇手道:“我就不打扰你们了,等我有时间再去拜访高叔叔。”




“那也行,记得替我给何书记问好。”




“没问题。”




此时的韩铭还不知道,他的人生将在今天以后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。如果他早知道自己会被伤得体无完肤,那么哪怕他卖血卖肉都不会同意高海舟的交易。



评论
热度 ( 421 )

© 六六六六六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