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乐评。听歌。唠嗑。
这个lo以后主要发文了。子博客发同人,主博发原耽。闲着发歌。

内容皆原创,补药随意转出老福特。
欢迎到同名微博与网易云音乐账户上来找我玩*
主页GIF为乌克兰设计师Tony Pinkevich作品

在模拟人生中寻找真爱是否搞错了什么(六)

06.

-

第二天中午,我才找到冲突的MOD。咬牙切齿删掉了它,冲进游戏里尝试一遍,确定没问题了,我立刻下楼开车前往老姐的工作室。

这天是周五,工作室里的人都在摸鱼,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在做事情。


吕周南正在打电话。顶着一张和她相似度达70%的脸,我无视了门卫前台,一路绿灯快步走进她的办公室。


“你别在放肉沫之前撒调味汁,记得先把肉炒好。豆腐也要先用少量的油煎一下……招北你怎么来了?”

她看到风尘仆仆的我,有些吃惊地捂住了电话听筒。


“又是在和未婚夫卿卿我我?还用的内线?我说你也差不多一点啊。”


吕周南“啪唧”一声挂掉了电话:“瞎说什么,我才没在教枂枂做菜呢!”


你俩真是男主内女主外,分工精良又准确呢。我翻了个白眼。


“你怎么又来了?我不是说了没事不要老到我这儿来吗?妨碍公务。”吕周南一脸不耐烦,揉了揉自己的额头。


我看到了桌上的牡丹饼,于是拿起一个往嘴里塞。唔,味道不错。

“这饼味道不错,你做的?”我看向吕周南,挥了挥手上的半个饼。我这姐姐除了脸皮好看,也会做一点菜。不过现在忙于事业,所以开始教自己的男朋友做菜了。


“不是。我手底下的TT是中日混血,这是他带过来给大家的下午茶。你可别全都吃了!那玩意儿不消化。”


她这话说得有点晚,我已经吃了两个,正打算拿起第三个。

“我这次又得让你用下职权。我有个NPC,想请你帮我找一下。”


吕周南脸上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,脑门上隐隐浮现出问号。

“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请求……找NPC?你自己不会捏吗?”


“那不一样。老姐,你想啊,一部分NPC呢,是系统自动形成的。一部分呢,是你们和EA的员工照着现实中的人捏出来的彩蛋。彩蛋就不说了,自然形成的NPC,大部分都是歪瓜裂枣。可是如果遇上了一个长相完美的……”


我把手里第四个牡丹饼举起来,在她眼前捏了好几下,一不小心把里面的饭团都捏出来了。

“喏,就像这个牡丹饼,”我连忙用豆沙盖好米饭,“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就会特别好吃。”


“什么大自然……TT是个人。”她立刻吐槽。


我觉得脸上挂不住,又说:“他是自然人!”


吕周南一脸鄙夷:“呸。电脑就是大自然了?那不过是随机产生的角色。哎哟……你就承认自己喜欢上这个NPC得了~”


她那半男不女的尾音让半个牡丹饼卡在了我的喉咙口。

“水水水水水水水……!”我扑到她的桌边,拿起她的杯子一通猛灌。


她一脸看智障的表情。

喂。你能尊重点不。好歹我也是你的投资人欸。金主欸!鸡阴金,之唔主!


她的表情一点没变,还把我的白眼给怼回去了。

“行吧。你出门左转第三个工作间,找个叫艾利的,他负责排查NPC的问题。应该是能帮你查到,你别这么直白啊,找个好点的理由。”


什么理由比较好啊?


“那个NPC啊,他撞了我然后跑了!我得找他算账!”

我叉着腰,站在艾利的桌前。


艾利把眼镜摘下了,露出一脸看智障的表情。


欸……这个理由的确好像是不太好呢……


“行。我帮你查就是了。男的?叫什么名字?”他开了后台,摆出要工作的姿势。


“不知道。”我说。


“国籍呢?大概是什么族种的人?普通人?吸血鬼?精灵?”


样子看上去是很正常……也没有尖牙和耳朵,不过不确定是不是仙子或者死神……

“不知道。”我老实地说。


“身高呢?住哪儿知道吗?”


“不知道……”这还真不知道。


“哇……你这工作我没法做啊,什么都不知道,怎么找?”艾利眼睛都瞪大了,鼻梁上的眼镜做了热身,准备往下掉。


嗯……我脸上挂起了尴尬的笑容。左右想想,我颤颤巍巍地,把悄悄带出办公室的第五个牡丹饼从背后拿了出来,举到他面前,捏了捏。


“咱们……来捏人?”我露出八颗牙齿,自信地笑了笑。


评论
热度 ( 7 )
  1. 长停更短停六六六六六维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六六六六六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