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乐评。听歌。唠嗑。
这个lo以后主要发文了。子博客发同人,主博发原耽。闲着发歌。

内容皆原创,补药随意转出老福特。
欢迎到同名微博与网易云音乐账户上来找我玩*
主页GIF为乌克兰设计师Tony Pinkevich作品

选错使徒的原创之神

写文的小号被封了,发到这里来。解封了再发过去。

我那个小号是陆婪,不晓得怎么就没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刚开始的时候,我并没想过自杀。

我信仰宗教,宗教告诉我,自杀是不好的。

我很清楚,所以我对自杀者非常唾弃。我暗地里对他们吐口水。

-

第一次自杀是在我中考失利之后。

原因很普通也很简单,似乎都不应该成为我第一次自杀的理由。

我被父母骂到吐了黄水,想了想,不如试试自杀吧。

于是手腕上多了第一条伤疤。

第一次自然是小打小闹,往后三年里我再也没考虑过类似的行为。我连自残都没有过。

-

第二次自杀,是在我高考结束后,旅游的时候有的。

我的朋友约我出去唱歌,顺便感谢我给她看了最后一题的答案。我说考得不好,最近要旅游。

于是我去了国外,在深山老林里迷了路,坐在树底下准备就这样一直睡着。

被发现的时候,身上被叮了五十个包。

-

第三次自杀,是我大学毕业之后,准备读研之前发生的。

当时我起了念头,开始写自己的东西。父母说你写这些不如出去打工赚钱,不要用这种借口赖在家里当米虫。

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写东西,只是前几年课业太忙,我又怕影响到自己毕业,忍了很久才没写的。

我自然不想当米虫,于是出去找了份做六休一的工作。

白天站着,晚上回家还来不及开电脑就睡着了。

于是在我做这份工作的第二个月,我拿着刀子,捅了自己的肚子。

刀子进去的时候,肚子里面是凉的,就像吃坏了肚子一样,不舒服。我很难受。

但是想到可以不去上班了,我还是把刀子往里面推了推。

出来的鲜血和异物都好热,我摸着那些属于我的东西,突然有了写字的念头,爬到电脑前开了个文档,噼里啪啦地写了起来。

可就在我写到第五百个字的时候,我晕过去了。

-

第四次自杀,是在我正式签约写文第一年时发生的。

编辑不怎么理睬我,我就一边读书,一边写文,交流的朋友也有三两个,大家都比我有名气,我也很高兴能和他们做朋友。

有一次,我投的稿子被录用了。我当然是非常高兴的,给编辑发了好几次谢谢,并说下次有作品了也希望对方能阅读。编辑礼貌而客气地回复了我。

我特别高兴,买了当时那期的杂志,拿给周围朋友看,大家也夸奖了几句。

-

三个月过去了,我的账户上没有收到编辑打的工资。

对方一定很忙吧,我想了想,又拿起了剃须刀。

-

第五次自杀,发生在我的脑洞第一次被夺取之后。

拿走我脑洞的人,是个平时不怎么交流的,某个群里的陌生人。

当时我写了个小文,不长,大概三五千字,犹豫着要不要发到网上去,那时候就有朋友说不如发出来大家看看。

我发了图片,然后撤回了。

之后的一两周,我忙着赶其他文的榜单,就把小文的事情给忘记了。

结果等我再次想起来的时候,那人扩写的文章已经上了网站首页大图推荐,拿了好多别人赏给的道具和钱。

我不知道说什么好,我很难过。

群里的人和我说,可以给我做调色盘,帮我去揭发对方。

然而当时的文章撤回了,我电脑里的这一篇,怎么看怎么像是拙劣的仿造品。对方还是个大咖,我这么做,只会被叫做碰瓷吧。

我太难过了。

-

第六次自杀,发生在我的作品第十次被盗用之后。

-

第七次的时候,我已经看不见了。

彼时我的双足已断,右手也不再灵活,仅靠着生命维持仪苟延残喘。

父母不想看到我,我也不想看到我。

我躺在病床上,抬头“望”向天花板,心里觉得,我自己怎么会这么幸运呢。接着伸手出去,想要关掉生命维持仪。

-

“别动!”突然有人叫我。

我诧异,大半夜怎么会有人在病房中?于是直起半个身子。

突然间,我瞎掉的双眼又能看到东西了,房间内变得亮堂无比。

有一衣衫褴褛的美貌青年,正站在我的床头。

“你别动!”他激动地说道,“你不能死!”

突然间,他又换了一副样貌,金发碧眼,还是和刚才一样美丽。

我怀疑我是死了。

-

“我是原创之神。你是我的使徒。”他把我搭在开关上的手剥下,放回被子里。

“我求求你,别再自杀了。”他姣好的面容因为悲痛而略微扭曲,眼中闪着泪,似乎非常痛苦。

“我的神力已经不够保护你再次挺过自杀了。”他说道。

我立马就笑了出来:“原创之神的神力居然连保护一个人的小命都做不到了?”

“哈哈哈,真是可笑!”

这次的笑声不是我的,而是来自一个站在门口的青年喉咙里。

这也是一个非常美貌艳丽的青年——只是看上去不大对劲。

我又仔细看了看,这才发现了问题。

他的发型很棒,但是却和他的头颅不配。他的五官都很美,但却不能完美地融合在一起,包括四肢体型,单看都很漂亮,放在一起,就非常怪异。

-

“剽窃之神,你来干什么!”我的神明大人护在床前,不让他靠近。

剽窃之神嗤笑了一声,走过来一把将原创之神推到了地上。

“来当我的使徒吧!”他露出了一个十分霸道总裁的笑容,金牙在灯光下闪闪发光:“带着你那份不错的想象力,加入我们吧!我保证你能在三年之内写出销量上亿的著作!”

-

我被他的豪言壮语惊呆了,我的神明也惊呆了。

原来剽窃之神已经有如此的能力了吗?

-

原创之神挣扎着爬了起来,用力推搡剽窃之神:“你滚开!你有那么多使徒,不缺这一个!我只有这一个使徒!这人脑海里的创意是无价的!没有谁比得上!”

剽窃之神哈哈大笑,一把拉过了小鸡仔儿似的原创之神。

“你是不是傻子?”他不屑地弯起唇角,“我就是喜欢拿你的东西啊,你还不知道?”

说着,他还用力捏了一把原创之神的腰:“看来强迫上了你那么多回,你还不长记性啊。”

原创之神怒到了极点,抽出长刀就想往剽窃之神身上砍去。

不料剽窃之神也抽出了一把一模一样的佩刀,三两下就砍烂了对方的武器。

“你这刀,可没有我这加了各位老师傅BUFF的神器好用啊。”他挑衅地说。

“再好用,也不是你造出来的!”原创之神愤怒地吼道,“总有一天,我会打倒你!”

剽窃之神“切”了一声。

“就凭你?”他戏谑道,“打倒这金灿灿的我和使徒们?你还是想想怎么逃过今晚的床上之约吧!”

原创之神被得罪了,气得又想抽刀而战,但手中的刀却变得绵软无力,他看了几眼,只得暂时作罢。

-

“使徒。”他叫我道。

“你再努力十年吧,十年之后,你一定能成功的。”他哀求我道。

我看着他真挚的眼神,心中突然无限悲哀。

-

“神啊,我知道你一直在。”我对他说。

“只是你太弱了,我也太弱了。你不应该选我做你的使徒。”

“胡扯!”原创之神抓住了我的手:“你的想法是最好的,我理当选择最好的人。我求求你,不要自杀了,认认真真创作下去好不好?只要你成功了,将原创作品推广出去了,我的神力又会回来,到时候我们就都能立足了!”

-

我看着他的脸,忽然觉得很难过。

“你来晚了。”我对他说。

“我已经没有了继续创作的愿望。你去找第二名当使徒吧。我死了,他就是第一了。”我放开了他的手。

原创之神失望地看着我,辨识了很久,却没有在我脸上找到一丝的回心转意。

-

剽窃之神听到了我的话,那双美目立刻咕噜咕噜动了起来,他对身边一个小个子使徒说:“快,去查查谁是第二!”

说完这话,他和他的使徒们便飞快地消失在了门廊中。

原创之神又惊又怒,愤恨地看了我一眼,说道“不成器”,这便抓起了地上撕烂的外袍,捂着香肩跑了出去。

我目送着自己的神明,消失在了走廊尽头。

我笑了。

-

我骗了他。

我很想创作,我非常想创作。

只是,在无限的压力和无望的时间鸿海中,我再没有体力与精神了。

我想告诉世界,它有多不完美,它又因此又多美。

-

我是消极的,也是乐观的。

-

剽窃之神再怎么明艳,四肢也是不协调的。

原创之神再怎么褴褛,身体也是康健的。

他们的争斗还会持续上万年,一直,一直,一直持续下去。

-

我闭上了眼,许了一个心愿。

希望第二名,是个坚强的创作人。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178 )

© 六六六六六维 | Powered by LOFTER